第十一章 救人
作者:奎木狼星君 更新:2019-10-23

  石壁后传出一声悲声:“师父啊,徒儿为您老人家报仇了。”

  过了许久,苏星河才颤颤巍巍的从石壁后行出,此时的苏星河看上去让人感觉比刚才老态了不少,苏星河来到众人身前,说道:“众位,老夫现在必须进屋处理一些本派的重要事情,失陪了,如果众位愿意在我这儿休息一下,我的徒弟们随时恭候,请不要客气。失陪了失陪了。”崖上众人齐声道:“苏老先生您请便,珍珑棋局已经被人解开,我等也该离开了。”苏星河向众人拱拱手随即又转向段誉,抓起段誉右手,仔细的端详了半天段誉手上的碧玉指环后说道:“你跟我来。”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向着石室中走去,三女疑惑的看着段誉,段誉轻声道:“不用担心我,你们先在这里等会儿,我很快就出来。”随即便跟在苏星河身后向着石室走去。

  再次进到石室,只见苏星河起码跪在无崖子尸身前悲呜:“师父,你终于还是丢下了徒弟,一个人先去啦,师父!师父!”向着无崖子又磕了几个头后,这才注意到身边的段誉,“来,来,坐到师父身边去!”段誉急忙说道:“师父当面,师弟怎敢造次,我站着就好。”苏星河这时也觉得段誉若坐在师父尸身旁边,是对师父有些不敬,便不再强求,随即躬身道:“逍遥派不肖弟子苏星河,拜见本派新掌门。”段誉急忙扶起苏星河,口中连声道:“这如何使得,师兄您是前辈,这掌门之位我怎么可以坐得,师父他老人家临终受命,我是不忍师父失望,这才接了这碧玉指环,至于掌门之位我确是无心坐的。”

  “师弟呀,既然你以接受师父临终所托,岂有不做之理啊。掌门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使不得,使不得呀!师兄乃是武林前辈,小子何德何能敢受师兄一拜呀?”

  “丁春秋是师弟所擒,可以说师父的仇是师弟报的,师父的心愿也是你完成的,而且碧玉指环已经戴在你的手上,你便是本派新任掌门。我向你磕头这是应该的。”说完便又要磕头行礼。段誉又是急忙扶起苏星河道:“这指环,我再传给师兄便是。”说着摘下碧玉指环放入苏星河手中。

  “师弟,师父临终重托,怎可轻易相送,而且我已老矣,只怕过不多久,便要追随师父于地下,我若一走,我那些弟子、逍遥派又该当何去何从呀?”

  “这…”段誉终于开始犹豫了,他对这逍遥派掌门之位倒是真的没什么心思,现在的逍遥派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这个掌门坐来也确实没什么意思,也许唯一有用的地方,便是通过指环,可以得到天山童姥的承认,教授他逍遥派的武学,有他的存在天山童姥最终结局该如何,他还真没有想好,如果说他要帮助天山童姥,对付李秋水实在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功夫,可是如果真那样的话,他想执掌灵鹫宫便不太可能了。但是一想到天山童姥与李秋水两人深厚的功力,以及灵鹫宫中那么多妹妹他又有些心动,都想要据为己有,而且一旦天山童姥无恙,那么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子弟怕是就要遭殃了。若是能将灵鹫宫、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全部收为己用,那对大理实在太有用了,想到这里,段誉便不再推辞。说道:“那,好吧!我便收了这掌门信物,当着师父的面,我发誓必将逍遥派发扬光大。”

  苏星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掌门,师父临终前,有没有给你一幅什么图画之类的东西?”

  “师父确曾有意给我一幅图画,不过当师父知道我曾去过师父的‘琅环福地’,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哦,你曾去过‘琅环福地’?”苏星河大惊道。

  “我那次也是不小心跌落了无量山,这才无意中进了‘琅环福地’的。”

  “呵呵,‘琅环福地’我也只是听师父说过,还从未曾去过,想不到掌门竟有此福缘。真是可喜可贺呀。”

  段誉本就正为没有拿到那幅酷似王语嫣的图画而烦恼呢,当时因为心系阿紫安危,便没有再寻找,如今看来苏星河也是知情人,向他讨要想来也不会拒绝吧。想罢段誉问道:“师父所说的图画到底是何物,师兄可知晓吗?”

  “哦,我倒是见师父拿出来端详过,师父在看那幅画时神情极为专注,我也曾无意中看过图画,是一位女子的画像。师父既然没有给你,想来是准备带在身边吧。”

  段誉一听有些急了,便扯了个谎道:“师父当时曾说要我找到‘琅环福地’中的女子,让她教导我本派武学,可是我在‘琅环福地’并未见过有什么女子,想来那女子应该已经离开了,可是我并不知那女子相貌,要我如何去寻找?”

  苏星河沉吟半晌后,便道:“掌门之言倒也在理,那幅图画想必是在师父身上,掌门待会儿便自去取走吧。”看来他是不希望对师父的尸身不敬了,不过段誉是新任掌门,由他去取倒是无大碍!

  段誉点了点头,准备去取那图画之时,突然想起,原书中苏星河在与丁春秋争斗之时好像中了丁春秋的毒,是什么“三笑消魂散”,好像中了此毒后,笑上三次后便会气绝。今天苏星河虽然并没有怎么与丁春秋交手,但也保不齐会中了丁春秋暗算,想到这里便拿出一瓶解毒丹对苏星河说道:“师兄,丁春秋那老贼已经伏诛,但此贼一身是毒,不知师兄刚刚有没有被他暗算,为了以防万一,师兄先将这解毒丹服下吧,剩下几枚给你的弟子们服用,他们身上的毒自会没事的。”

  苏星河也是因为师父刚刚去世,一时情绪难平,如今听到段誉提醒,顿时想起‘丁春秋杀人并不仅仅是用武力的呀,而且自己的八位弟子还被丁春秋的毒药所制。’再一查探自身,冷汗唰的就下来了,惊呼道:“三笑消魂散,幸得掌门提醒,多谢掌门赐药。”说完便取出一枚解毒丹毫不犹豫的服下,过不多时,苏星河紧皱的眉头终于散开,想来毒已经是解了!

  “掌门这解毒丹真是神奇,丁春秋的毒向来只有他自己才能解,没想到竟是被掌门轻易化解开,我那几个不肖弟子这下有救了,掌门请自便我要先去为我那几个弟子解毒了。”苏星河激动的说道。

  段誉点点头:“师兄请自便。”待到苏星河出去后,段誉这才从无崖子身上将画卷取走,当着人家弟子的面搜一个死人的身,这事儿段誉要做起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段誉将画卷打开,果然是与王姑娘十分相像,“王姑娘,以后你便跟着我吧。”段誉YY道。

  段誉拿到图画后心想,丁春秋已死,苏星河的毒也解了,他那些弟子有他便也可以重归逍遥派师门,逍遥派有苏星河带领,这里倒是没他什么事了,想来倒是应该离开了,一会儿苏星河和他那些弟子进来,麻烦必还有不少,想到这里便起身离开了石室,回到山顶,并没有看到苏星河和他的弟子,估计可能是找什么地方解毒去了,正好可以趁现在离开擂鼓山,向三女及绝剑打了个手势,便向山下行去,如今山顶已经没有其他人在了,慕容复、王姑娘段延庆三人还有鸠摩智都离开了,虚竹应该是随玄难大师离开了,一想到玄难,段誉心中一惊,坏了,光想着苏星河了,玄难大师可也是在这擂鼓山被丁春秋害死的呀,想到这里忙与众人打了个招呼,只说赶着去救人,便急忙运起凌波微步向着山下奔去,行出半刻钟后首先见到的居然是慕容复等众人,段誉急忙上前与慕容复、王语嫣等几人分别打了招呼,这才打探玄难大师的行踪。

  慕容复一见段誉火急火燎的从山上下来,还以为他是来追自家表妹王语嫣的,正打算邀他同行,此时一听段誉要找的是玄难大师,不禁有些悻悻,错失一个加深交流的机会,不过还是热情的说道:“刚才还要多谢段兄弟救命大恩呢,玄难大师在我们前面一步离开,不过想来应该没走太远。”这么会儿工夫,‘段公子’便成了‘段兄弟’了,这慕容复处世倒是圆滑。

  段誉也没注意他这称呼上的变化,道了声谢后便转向王语嫣道:“王姑娘,我赶着去救人,只能后会有期了。”王姑娘回道:“段公子,后会有期。”她倒是也好奇这段誉找玄难大师要救什么人,不过却没有问,她表哥在身边呢,这时候她不愿跟其他男子说话太多引起表哥误会。可她哪里知道在她这位表哥的心里,她的位置并没有皇位来的重要,如今段誉的身份对他复国有帮助,又倾心于自己表妹,早已想通过表妹将段誉网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