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斩舌
作者:啖水鱼 更新:2019-10-23

微风轻拂的半空,血腥之气冲天而起,又随着这轻轻的微风淡淡的漂向了远方!

看着焰兽轻轻的扇动着翅膀,以及那双吞吐着烈焰的双眼死死盯着自己的模样,众人均是不敢有丝毫的动弹,一双双眼睛同样死死的盯着焰兽,在寻找着那稍纵即逝的机会。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终于,似乎是厌倦了这种沉闷的对峙,巨翅扇动间,向着众人再次发动了骇人的进攻。

光影闪动间,又是两声惨呼声响起,显然又是两名五圣堂的弟子惨死在了那神出鬼没的火舌。而就在这快若惊鸿的进攻之中,众人无不严阵以待的对着那只灵活的长舌,却终究因为速度太快,闪避太过灵活而功亏一篑。

死亡仍在继续,又是一名弟子带着让人震惊的惨呼坠落地上。剩下的人,竟已只剩六人!

随着人数的越来越少,焰兽攻击的目标也在不断的变小。而下一刻,它面对的竟已是师炎。

依旧是巨嘴一张,依旧是烈焰炙人,焰兽那只灵活而威力惊人的长舌,带着破空之声,闪电般的攻向了严阵以待的师炎。

如果说闪电的速度够快的话,此时焰兽的那条火舌却远比闪电来得更快。就在师炎来不及闪避之际,那长长的火舌竟已是瞬间便攻到了师炎的身前,眼见就要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好个师炎,毕竟不愧是五圣堂的有数高手,面对即将临身的危险,竟是并不慌张,却是猛然间举起手中的离别锥,向着焰兽便攻了过去。

此时,面对师炎离别锥的进攻,焰兽自然的怒不可揭,向着师炎那黑不拉几的离别锥便缠了过去。

瞬间,火舌便将那离别锥死死的缠住,并用力的向着自己的方向拉扯着,那力道竟是出乎意料的大,拉得师炎一阵摇晃不已。

然而,面对如山一般的拉扯之力,师炎却是一丝也不敢放松,双手死死的握着离别锥,在做着死死的抵抗。

修真之人,灵器便是自己生命的延续,甚至于说是人在器在,器毁人亡也是丝毫不为过。由此,面对自己灵器离别锥被焰兽缠住的事实,师炎自然是死也不会放手。

然而,这焰兽毕竟非同一般的灵兽可比,虽是变身为一般的狮虎般大小,其力道却也是非同小可,直拉得师炎摇摇欲坠,大有连人带器被焰兽拉到嘴里的趋势。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瞬间,师炎脸上的神色一变再变,仿佛在做着艰难的抉择一般。

巨大的拉力越来越是强大,渐渐的,师炎脸上的表情开始越来越是痛苦,显然在这拉力面前,师炎也是不好受。

下一刻,或许是终于承受不住那如山的拉力,师炎脸上一横,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般,摇晃着一颗硕大的脑袋,对着苍茫的天地大声的喊道:

“擎天杵地!”

巨大的吼声中,师炎手中的离别锥,竟如活了过来一般,体积瞬间暴涨百倍不止,生生的成为了一个直径达七尺左右的巨大锥子,牢牢在扎在地上,倒也真的有一丝擎天杵地的态势!

看着眼前的巨大离别锥,天不收眼中一阵光芒闪动,嘴里却在轻轻的道:“这师炎,看来隐藏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啊!”

当然,不管此时的天不收如何想,场中的局势却是猛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巨大的离别锥面前,或者说是在几乎无可匹敌的力量面前,焰兽顿时感到一阵如山般的拉扯之力,通过自己的火舌传递到身上,让其顿时失去了平衡!

巨大的力量面前,焰兽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仰天一声巨吼之后,焰兽的身子瞬间发生了变化,只见其原本狮虎一般大小的身子,竟在瞬间便成为了一只身高十丈,翼展几近百丈的超级怪兽,而这力量,自然也就增长不止百倍!

一时间,巨大的离别锥,与巨大的焰兽之间,一场激烈的角逐上演了。然而,焰兽变身之后的力量,又岂是寻常所能理解?此时,面对巨大的离别锥,焰兽竟用自己那直径已经变得七尺左右的火舌,生生将其一寸一寸的向着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

眼见自己的离别锥竟被那焰兽拉动,师炎虽是无比的焦急,却也是丝毫办法也无,一张硕大的脸上,顷刻间便渗出了滴滴汗水。而此时的师炎无比的清楚,只要是自己被拉到焰兽身前,则自己的下场无疑是很明显的。

而一旁,天不收眼看这师炎渐渐不支的情形,心中也是无比的焦急。他很清楚,如果师炎一死,则自己等人将无一人能够对付这诡异的蛮荒异变族巨兽,而这也就意味着不可避免的死亡。

想到这里,天不收天不收焦急的左右看去,而满眼的却尽是大家惊恐的眼神,显然是指望不上了!

一阵短暂的犹疑之后,天不收轻轻的看了看身旁同样是异常焦急的陈瑶,心一狠,伸手抓过近旁一名汉子腰间的一柄巨斧,在幻月剑芒上猛然间一跃,大喊着凌空向着焰兽那条巨大的火舌斩去。

自幻月剑芒之上跳出,身处半空,且并不懂得御空的天不收这无异于自杀!

巨吼声中,天不收只感觉耳旁传来呼呼的风声,以及陈瑶惊讶的大声呼喊。不过,此时的天不收显然已经没有了退路,他能做的,只是不断的催动聚灵珠内的灵力,并全部贯注到那柄较之幻月剑明显品阶低了太多的巨斧上。

刹那间,聚灵珠内的灵力便如决堤的洪水般,疯狂的涌入到了那柄巨大的斧子上,而或许是因为太过普通的缘故,那斧子在巨大灵力的贯注下,整个斧身都在不停的颤抖着,就像是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般!

当然,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天不收自然不会去管那么多,更不会因为斧子剧烈的颤抖而停止灵力的输入。这一斧,将决定着剩所有人的生命!

此时,在巨大的喊声之中,焰兽似乎也感受到了天不收的疯狂,而眼见其巨大的斧子竟是砍向自己的最薄弱处——火舌,一时间也是惊怒交加,灵活而巨大的火舌不由地一阵就松动,似乎想要松开那前一刻还在死命拉扯的离别锥。

火舌一旦松开,则天不收势必前功尽弃,而眼前这局势将毫无疑问的不可逆转!

生死一刻间,师炎也是猛然间一喝,浑身灵力涌动间,以自己小小的身子,猛然间抱住了正在急速缩回的火舌,并用尽全力大喊道:

“斩!”

以人之力,对抗天地异兽,又岂能支撑多久?不过,对于此时的天不收来说,师炎的这一抱,所能支撑的那一瞬间,却已是足够!

下一刻,巨斧的颤抖几乎已经达到了极限,让人不由的以为其很快便会爆裂开来。而就是手握着这样的一柄战斧,天不收大喊中,向着焰兽那已是绷得笔直的火舌生生的斩去。

下一刻,会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去想象。此时,大家讲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天不收身上,就像是在膜拜并祈祷一尊万古长存的巨神一般。

时间,已经凝固,直到一声巨响传来!

“噗!!!”

有些沉闷的响声中,天不收的巨斧终于是完完全全的斩在了那条夺命的火舌之上,直没至柄!

“昂!”

一声巨大的怒吼,带着难以掩饰的痛苦感,猛然间自焰兽巨大的嘴中发出。下一刻,似乎已被天不收的这一斧彻底的激怒,又或许是因为巨大的痛苦,焰兽巨大的头颅一扬,扯动着那巨大的火舌,便要将师炎与天不收两人生生的扯到自己的嘴里!

巨大的拉扯之下下,火舌再次被绷得笔直,而那条被巨斧斩出的巨大伤口,也猛然间出现在了天不收的眼前。然而,巨斧此时已是生生的嵌在了火舌之中,手拉着巨斧,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天不收有那里还有能力拔出巨斧再行一击?

就在此时,众人也终于是清醒了过来,纷纷是祭起了自己的灵器,向着焰兽的那条巨大的火舌斩了过去!

面对此情,焰兽那里还敢让自己的火舌再被这些人类的灵器击中?一时间也不顾疼痛,巨大的翅膀扇动间,山岳般的身子猛然间向着后面退去,而巨大的拉力,顿时让师炎身子一晃,顿时脱手,缠在离别锥上的火舌终于是绕了开来。

一时间,火舌带着巨斧,以及巨斧之上的天不收,飞速的向着焰兽的嘴里缩回,而那些进攻自然也就全部落空!

感受着火舌带着自己向着焰兽的嘴里飞速的退去,天不收心里很清楚,一旦连人带斧落入到焰兽的嘴里,不要说其他,就是那炙热的温度,也足以在瞬间便将自己焚为灰烬!

想到这里,天不收不再犹疑,一手死死的攥着斧柄,一手伸到嘴边,随即便是狠狠的一咬!

鲜血飞溅而出,而天不收顾不得疼痛,直接将那鲜血飞溅的手臂对准了自己身旁那火舌之上的巨大伤口。

鲜血如珠,滴滴落在焰兽的火舌之上。下一刻,天不收终于是放掉了手中的巨斧,像一片深秋的枯叶般向着地上飘落而去!

“小天!”一声娇喝,来不及对付正在狂吼不已的焰兽,陈瑶驾驭着幻月,向着天不收落去的方向飞扑而下!

此时,天不收仰面向着地上落去,在他眼中,此时的焰兽已经吞回嘴里的火舌,而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焰兽却是更加疯狂的狂吼了起来。而下一刻,其巨嘴张合间,天不收清楚的看见,那巨大的火舌在以眼睛看得见的速度腐烂着,无数的赤金色鲜血如山洪一般喷出。

终于,赤金色鲜血来不及被焰兽全部吐出,其余的一部分竟是全部流到了焰焰兽的肚子中。赤金色的鲜血越积越多,终于……

“轰!!!”一声巨响传来,巨大的焰兽便如一个巨大的炸弹般,被自己那遇物即燃的赤金色鲜血生生的炸裂开来,无数的碎片横飞间,便如在半空下起了一场血肉之雨!

下一刻,天不收嘴角终于是露出了标志性的坏笑,向着大地飞速的坠去。

再下一刻,天不收只见一个绿色的人影,如惊鸿一般向着自己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