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劫
作者:九紫 更新:2019-10-23

缓步走进晴苑,晴苑的布局是独立的,不仅是晴苑,其他院落也是独立布局,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喜好给自己的院落布局。

晴儿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这点从她的晴苑里就能看出来,所用的色彩大多都是明亮欢快的,每一处布置的都很奢华。

若是小燕子也在,那么晗曦进去的脚步声和气息一定会被发现,可惜小燕子不

在,里面说话的都不是以武功擅长的晴儿和紫薇(晴儿擅医,紫薇擅‘阵’)。

晗曦并不想偷听她们谈话的,毕竟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每个人也都有属于各自的小秘密。

可就在晗曦准备离开之即,却隐约听见里面的谈话是关于自己的,于是晗曦脚步又停了下来。

并不知道她们之前已经谈了多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在谈论这些,也忘记了她们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脑中反反复复出现的都紫薇说的话。

清胥六年来遭受过十一次暗杀,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有一次差些没再醒过来。

小燕子受过四次重伤,有一次肋骨断了三跟,其中一根肋骨穿过了前胸。

外公于两年前仙逝,除了年迈的原因外,还中了蛊毒。

除此之外,晗曦的其他亲人朋友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暗杀,很多跟晗曦有关的人也都莫名的消失。

而据紫薇手中的暗卫调查(紫薇智商180,掌暗部),这些都是阎做的,而目的,晗曦直觉告诉她,阎是想杀掉所有有可能“抢”走自己的人,尤其是——清胥!

晗曦毫不怀疑她们谈话的真实性,因为以自己对阎的了解,阎百分之百能做的出来,而且一定会去做,不惜一切代价消除一切隐患,这就是阎炙寒。

如果阎不做这些事,以清胥和紫薇的智商一定早就将我带走了,而不是时隔六年,六年的精心部署才见到了我。

阎做的很多事晗曦都不过问,一直都是无条件的信任着,甚至很多主意都是晗曦帮忙出的,但那时的晗曦并不知道她说的那些话会间接的伤害到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现在知道了,却分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是惊涛骇浪?是愤怒?是悲伤?是懊悔?

什么都不是,晗曦心底是一片平静,静到连晗曦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感觉自己身在一片汪洋死海之中,哭不出来,笑不出来,大脑却还无比的清晰着,二十三年来的每个画面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在脑海里放映,一会儿是清胥,一会儿是阎,一会儿是爱,一会儿是阎,一会儿是小时侯,眨眼间就长大了,小时侯是清胥,长大了是阎。

就像身在冰与火之中,冷与热两个极端不停的交替,晗曦此刻很不得疯了死了,再将阎炙寒抓来砍了剁了,再拆了狠狠的咬住吃到肚子里去。

晗曦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又受到“熹微”的影响,“熹微”之所以为天下第一奇毒不是没有原因,它是融在人身体内的血液当中,“凤诀”虽然将“熹微”的大多数毒都化解了,但它就像是潜伏在人体内的癌细胞,稍有异动,它们就又兴奋起来,并且迅速扩散。

在听到清胥去了后山,而阎也在时,晗曦的脚就先大脑一步飞奔而去,等晗曦的大脑消化完了刚刚听到话,又被眼前打的难分难解两个人将心狠狠揪住,晗曦现在真是恨死了阎,可又恨不起来,在很大意义上说,有多恨就有多爱,晗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要的简单平静的家庭,表象下有着这么多阴谋算计,它看似平静稳固,实际上却是沙漠里的绿洲,海市蜃楼。

晗曦觉得自己这一世活的太单纯了,太幸福了,太奢侈了,自己所有的幸福都是大家用心筑起了,自己两辈子的运气集中到这一世才遇到清胥和阎,遇到了小燕子,遇到了爹爹和娘亲,而他们是几辈子的厄运聚集在了这一世才遇到了自己,自己简直就是个劫数,遇到自己就是遇到了他们命里的劫数。

从来不见也好,也省得情丝萦绕。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若没有那六年的相守,今日的心是不是就没有这般撕裂。

看着他们打斗的晗曦,并没有大叫着说别打了别打了之类的,只是静静的看着,忽而想起动物世界里的那些动物好像就是这样争夺配偶的。

这样的打斗很少在阎的身上发生,阎更趋向于结果,过程不重要,就像暗杀的方式。

清胥也很少有这样的打斗,一切类似的行为在清胥眼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修炼,武学修为是要修炼的。

而这样的两个人却战在了一起,倾尽全力的一战。

晗曦说:“阎炙寒,如果你敢伤害清胥,我就杀了你。”

晗曦只是很平淡的在叙述这句话,没歇斯底里,只是平淡。

两人重重一击后,迅速分开,站在两边,重重的吐了口血,鲜血滴在碧绿的草地上,像是盛开的红花。

清胥看着晗曦无声的笑,晗曦却觉得清胥嘴角的血渍真该死的碍眼,往清胥走去,却被阎叫住:“晗都知道了?”是疑问句,也是肯定句,晗曦的阎问的是什么,是自己今天偶然间才听到的。

“知道了!”晗曦转过身,声音依旧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定定的看着阎,看不出情绪。

“你后悔吗?”后悔说爱我,后悔爱上我,后悔遇到我,后悔嫁给我,阎将这句话问出来,眼底还带着笑的,竭力的握着拳头才控制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不后悔!”不后悔说爱你,不后悔爱上你,不后悔遇到你,不后悔嫁给你。

阎笑了,这次是真的笑了,笑意直达眼底。

“恨我?”阎的笑有收拾不住的趋势,这句似疑问,却是肯定。

“恨!”望进阎冰蓝的眸子,很肯定的回答。

“还爱我吗?”阎问这句话惴惴的,既想知道答案,又害怕晗曦的回答。

“爱!”晗曦顿了顿,还是将这个字说出口,这是一个事实,她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本想说不爱的,却如何也说不出口,只得诚实。

擦去清胥嘴角的血渍,执起清胥的手,搀扶着已经筋疲力尽的清胥与阎擦肩而过,却在一瞬间惊恐的瞪大眼,疯了似的猛的扑向阎,躲开了射向阎的两支弩箭,却没躲过第三支,等清胥挡在晗曦身前时已来不及了,血已经沿着晗曦的胸口向四周蔓延开,红的像年幼时两人常躺着的绿地上的缤纷落英,红的泛紫,紫的泛蓝。

晗曦看着三人都狼狈的样子,笑了,三人何时如此狼狈过?血沿着嘴角越咳越多,漫天都是红色,那样火热的颜色,那样艳丽的颜色。

看着阎和清胥嘴在嘶喊着什么,却什么也听不见,他们的神情那么悲伤,又那么平静,世界好安静,好静!

阎真是笨蛋,平日的防卫那么严紧,今日却被刺客抓住机会,还是在阎力尽且最没防备的那一刻,只是不知道这刺客是黄煜的人,还是西憷国许易杭的人,阎不仅是阎,还是一个国家的君王。

“阎,真不知这辈子是你欠了我的,还是我欠了你的,若是我欠了你的,我想我还尽了,如果你欠了我的,就许你今后的生生世世给我,一世一世的慢慢还,总有还尽的一天。”

“阎,转身看看,你的世界不再是无穷无尽的黑暗,你的周围已经站了很多人,有小野小寻、朴卡,还有千千万万爱戴你的子民。”

“阎,我从不后悔遇见你,和你在一起的六年很快乐、很温暖,谢谢你,阎!”

“若是在清胥之前认识你,咳,我想,我一定不会放手,但是,我已经有清胥了啊,我可以对任何人任何事放手,惟独,不能放开清胥的手。”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清胥,我们回家!”话音刚落,晗曦停在阎脸上的手便无力的垂落,倒在清胥怀里,沉沉睡去。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清胥不负阎!

清胥亲吻着晗曦的额头,笑的很开心:“晗曦乖乖睡,好好睡,我们回家,回家就不疼了。”说着踉跄的抱起晗曦。

起身的瞬间,从晗曦的脖子里掉出几块殷红的碎片,看不出是它本身就是那样红,还是因为沾了血的缘故,而这几块碎片赫然是与阎炙寒的“龙诀”成对的“凤诀”。

四周的护卫立刻围上清胥,清胥周身霎时爆发倾天的杀气,似滚滚的黄河,滔滔不绝,风中飞舞的落花也随之浸染上煞气在空中翻滚,花瓣像一片片风刃四出翻飞,围住清胥的人立刻满身伤痕,却依旧没退后一步。

那位偷袭的死士已经咬碎嘴里的毒药,立刻死去。

“龙凤诀”平日里都是暖暖的,像是蕴藏着用之不竭的能量,此刻,阎炙寒身上的“龙诀”却忽然变的一片冰冷,如同九天寒月里一桶冰水从头而降,浇个透心凉。

阎炙寒捡起还掺着血的“凤诀”碎片,碎片深深嵌进掌心,一挥手,护卫尽退,这些护卫原本是埋伏在着杀水清胥的。晗曦围着围裙左手端着个盘子,盘子里是一些精致的食物,右手朝埋在一堆数字中的清胥和学习控制内力走向凰胥晗招手,笑的一脸灿烂,看那架势还真有那么点贤妻良母的味道:“清胥、凰,过来尝尝我做的寿司,好多年没做,不知道怎么样了。”说着,很快就来到清胥跟前,凰闻言也收起掌中的内力,与普通孩子一样,满脸垂诞跳进屋里,在清胥完全霸占之前伸手遍抢了一块塞嘴里,嘟囔着:“唔,唔!好吃,娘亲做的东西太好吃了!”说罢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舔舔手指,露出一口白牙,哪里还有在沧浪楼那个少年老成的正太形象。

晗曦一听果然立刻眉开眼笑,随即又一板脸,看着凰胥晗的手,嗟道:“脏小孩,还不快去洗手!”

“是,是,娘亲,娘亲真罗嗦哎!”听他这样抱怨,如果忽略那笑的阳光灿烂的一口白牙,众人或许真以为凰胥晗是真的烦自己有个罗嗦的娘亲。

虽然没人说,但凰胥晗已经知道自己不是晗曦娘亲亲生的孩子,但那又怎么样呢?她还是自己的娘亲不是吗?是自己最爱的亲人。

看着跳着离开的胥晗,晗曦不禁感叹,自己周围怎么都是一群高智商的怪物,晗曦忘了,她自己也是个“怪物”。

清胥则想着,小孩子果然麻烦,还和我抢晗曦。

半年前射中晗曦的那支箭刚好这在晗曦胸前挂着的“凤诀”上,即使如此,那箭头还是没入了晗曦的胸口,而箭头上更是涂了见血封喉的至毒。

更奇特的是,晗曦中箭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掌心大小的火凤文身,又像是一个封印,将晗曦体内的毒牢牢的封印住,而那火凤分明就是“凤诀”内的凤凰图案,这件事就想晗曦会带着记忆重生一样诡异,好在那文身目前为止对身体都没啥坏处,还挺漂亮的。

那毒刚侵入晗曦体内,就被潜藏晗曦血液中的“熹微”发现,“熹微”觉醒,与“入侵者”打起了“地盘保卫战”,两种毒细菌相遇后居然产生了化学反应,生成一种新型细菌,居然有些像现代的疫苗,使的一些病菌无法侵入晗曦的身体,倒类似于武侠小说里的“百毒不侵”。

这样的变化,倒是晗曦没想到的,晗曦那时会冲过去挡箭根本就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她自己可是一点都不想死,晗曦一直觉得生命是最真实最华丽的东西了,所以对自己的小命那是万分珍重哪。

凰和清胥都已经洗好手过来吃饭,亲亲清胥的脸颊,再亲亲凰的脸颊,闭上眼,向无边的幸福祈祷:“我们开动吧!”

三口之家,隐居在此,对于外界的乱世来说,这里宁静,安逸,桑原城,这片大陆唯一的一片净土了吧?

每每想起阎,晗曦心里还是有些怅惘,但这样的结局是对大家都好的吧,自己有了清胥,阎开始征服整个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