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208 相见故人
作者:宇文澈 更新:2019-10-23

宁澈闭关的这几日,柴霄云也是一头闷在自己的府院之中,足不出户。

武道场上,宁澈以幻术之力,将他禁锢在宁澈所布下的时空幻境阵法中,更是挖掘出了他掩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对于这一点,柴霄云除了羞辱之外,便只剩下对于宁澈的恨意了。

然而,柴胤却是再三警告他,宁澈现在不能动,所以,柴霄云只能忍着,内心的怒火,蓄积着,隐忍着,只为等待能够一股脑爆发的那一天。

又是一日,正当柴霄云闷在房间里一个人百无聊奈的喝酒买醉之时,他却是从手下心腹的口中得知柴胤外出的消息。

柴胤,因为要打理柴家远在大陆南方的矿产生意,所以他这一次要远行。

“看来,那个地方,我是要去看看了!”

突然柴霄云手中的酒杯砰然碎作齑粉,他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道,那一刻,在他的双瞳之中,也是掠过一抹凌厉的寒芒。

……

……

静夜如水,柴家交相辉映的房檐上,突然发出一个细微的瓦片踩碎之声,下一刻,漆黑的天空中,突然一道人影快速闪烁。

那道人影闪掠的方向,正是西南方向!

“谁?”

一间古色生香、装饰奢华的厢房内,此刻一个身披华丽睡袍,浓妆妖艳的俏丽少女,正慵懒的依靠在梳妆台前,修长的手指盈盈点点,正细细的描着眉。就在某一个微乎其微的刹那间,突然她感觉到摆在身前的铜镜闪掠过一道黑影,下一刻,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一闪而逝的跌荡在房间之中,她立刻警觉的回过头来。

吱嘎!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

劲风拂过,房间门推了开来,一道身影直接走了进去。

“是你!”

眸光一凝,身披华丽睡袍的少女突然脸色惊变,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来这。

“谁让你进来的?”

先是一惊,随即,只见她的脸庞很快转变成娇怒之意。

“是我!”

那道人影抬起头来看向妖艳少女,语气冷漠,却充满肯定。

“你想干什么?你敢到这里来,难道你就不怕那个老东西知道吗?”

妖艳少女闻言,一个警觉,她很清楚,那道人影对她的恨意,所以当她见到他的第一瞬间,她便在算计着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来得时候没想那么多,就仅仅是想来看看故人!”

黑暗中,那道人影依旧冷漠开口,他轻描淡写的说着,如同与一个死尸聊天一般,但是,再说这话时,他的目光却是放在了妖艳少女的身体之上,修长而又高挑的长腿,睡袍包裹下那一对高耸如云、呼之欲出的胸脯。

“噢?这么说来,你是想我了?”妖艳少女闻言,掩嘴轻笑,那张俏丽的脸颊之上露出一个娇羞的笑容,笑的如花妖冶。那笑容,落在黑暗之中那道人影眼瞳深处,正如当初遇见相识一般,甚是美丽,妖艳而又动人,充满了魅惑之力。

这一刻,黑夜之中的那一道人影愣住了,他仿佛陷入了幻境一般,双眼布满了雪白色的虚无,如丧失了心神,他迷茫而又复杂的看着妖艳少女,仿佛要将她卷裹进他眼神里的那片混沌世界之中。

见着那道人影神情恍惚的模样,突然妖艳少女双眼泛动一阵寒光,无形的波动闪电般笼罩向柴霄云。

咻!

一声清脆的跌荡之声响起。

黑暗中,在那道立着一动也不动如一块木头般僵硬的人影眼前,却是诡异般的凝现出了一柄细薄而却锋锐的剑芒,剑芒裹挟着一股隐秘的杀气,飞快的向着他射去。

妖艳少女出剑了,这剑法,名为“十步一杀,夺命飞刃”,剑法的精髓便在于出其不意,杀敌于无情之剑,修者以精神念力驱动剑光,神色不动,杀机已至,此为无情冷漠剑道。此剑法原本是黑暗里那道人影亲自教授给她的,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此刻,妖艳少女竟是要用这一套剑法来杀他。

这就如同当初,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背叛自己,睡到了他亲生父亲的枕边。

黑暗里,那道人影醒悟了,没错,他便是柴霄云,而那个妖艳少女,则是他所挚爱的女人,萤桐!

嗤!

夺命寒芒,如一道恐怖的银光闪电,爆射而出,便是朝着柴霄云的双眼刺去。

“萤桐,你是想要讽刺我当初瞎了眼吗?”

嘴角泛出一丝微嘲的笑容。这时,原本仿佛陷入呆滞之中的柴霄云突然苏醒了过来,就在剑芒眼见着就要刺入他眼珠子里的那一刻,他双眼从原本的混沌状态中竟是瞬间恢复了神彩。

砰!

柴霄云身体一颤,一股如洪流般狂躁的魂力陡然间自他的身体里席卷而出,萤桐射出的夺命剑芒,顷刻间被柴霄云身体爆发出来的力量崩碎成齑粉!

“不好!”

见着自己以精神念力凝聚的夺命之剑眼见着就要射入柴霄云身体之内,然而此刻,柴霄云竟是突然从呆滞中惊醒过来,剑光破碎,萤桐的精神念力也同样在那一刻受到了反噬之力,心头砰然跳动,这一刻,萤桐意识到了自己接下来将面临的处境。

“看来,你果真不值得我爱!”

柴霄云面色冷冽,喃喃自语。一双目光充斥着无穷恨意,他没有再看萤桐,这个背叛他的女人,不值得他再看,旋即,只见柴霄云手掌一拍,一道赤幽之光遽然燃烧在他手掌之上,柴霄云手臂一振,便是对着萤桐吸去。

一股巨力吸扯而来,转眼间,萤桐便是被柴霄云赤幽之火,紧扼住了她那美丽如葱玉般的颈部。

“临死之前,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说,你为何要背叛我?”

柴霄云愤怒的手臂一震,青筋爆出,一把便是将萤桐提了起来,眼睛里射出匕首般的光芒,目光扫视着萤桐那一张魅惑而惶恐的脸蛋,仿佛要望进她的灵魂深处,可是看了很久,柴霄云愤怒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透这个女人,最后,他冷冰冰地逼问道。

“不,霄云,不要杀我!”

被扼住咽喉,提在半空之中,此刻的萤桐一张俏丽妖艳的脸颊之上浮现出了深深的血红之色,喉咙间传来一股窒息的寒意,令得萤桐一双瞳孔都是剧烈的收缩起来,她剧烈的挣扎着,试图努力张开嘴,她艰难的喘息着,企图乞求柴霄云的饶恕,不要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