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创世真相
作者:三元门下 更新:2019-10-23

“这怎么可能?!”

陆离这番言谈,已是颠覆了整个书道界的共识。(百度搜索彩虹文学网)要知道这世界以书道为尊,世人莫不坚信《山河社稷帖》才是创世之基。也正因为此,书道才能在三千大道中独树一帜,确立根本地位。

他此番言论,分明是将画道摆在与书道并立的地位。陆离这理论,比之书道中的碑学、帖学之争,更能触动人心。顾云心知,若是这番言论广播而开,整个书道上下便会如临大敌,闻风而动,将他陆离斥为异端邪说,必欲除之而后快!

想到这里,顾云说道:“陆师兄,这观点太过惊世骇俗,不怕被有心人知道吗?”

书道中人,莫不以书道独尊自居,岂会允许画道称雄并立。陆离所说之言,对于书道中人而言,说是大逆不道也不为过。

“我这庭院已被我设下‘画地为界’的禁制,除非庭中之人泄密,此事旁人无从知晓。”陆离紧盯顾云双眼,沉声说道。

“画道奇能中,‘画地为牢’可使人困锁圈中。我这‘画地为界’的奇能是‘画地为牢’的二阶,运使而出,自然形成结界。这里面影象,声音,外界都无从得知。”

顾云知道陆离心意,明白他是信任自己才放出此言。顾云并不闪躲他的眼神,也是沉声应道:“此事我绝不会外传。只是你所说太过惊骇,要给我个理由我才相信!”

陆离轻笑一声,又接着问道:“顾师弟,你所知的女娲创立世间百族,是如何说的?”

“女娲手书《山河社稷帖》,帖中描绘山河日月周流之象,帖成之后,群象飞动,天道周行,万物有始无终。”顾云沉吟而道。

听到这里,陆离轻轻摇头,笑着说道:“《山河社稷帖》只是描绘天地运行极则,却未对万物百态,山河形状有过描述。若不是另有《山河社稷图》,描绘万族形貌,世间百态,又岂会有如此大千世界,芸芸众生?”

“这……”

顾云心中思量之下,又说道:“按你所言,莫非是图帖并用,以帖绘就天地至理,以图描绘百物之态,这才有世界创生?”

“正是如此!”陆离点头应道。

顾云又接着问道:“既然有《山河社稷帖》与《山河社稷图》,那以帖为本的书道,与以图为本的画道,本该是并行不悖,双峰并立的大道。那为何传到如今,只剩书道独尊,而画道却被并入书道之中,成为书道一脉?”

“此事说来话长……”

陆离让阿奴斟酒,一连干尽几碗之后,这才缓缓说道:“你可知是人族哪位先贤最早创立书道?”

顾云想都未想,便应道:“祖圣仓颉!女娲创立世间万族,享寿一亿五千万年而终。女娲死后,万族攻伐不止,世间仅存人、妖二族。女娲死后万年,妖族大举攻伐人族,包围都城寿丘,人族几近灭亡。”

他顿了顿,酒液入口略微润喉,又接着说道:“其时,人族有圣贤仓颉出世,悟女娲创世至理,造文字,立书道,设下战帖,自此人类开化,书道大兴!”

“顾兄所言不错!”陆离转念又问道:“那你可知仓颉为何能悟女娲创世之理?”

“仓颉观天地星辰,鸟兽虫迹……”

顾云还未说完,便见陆离摇头不语,心中悚然一惊,忙问道:“莫非,仓颉是看到《山河社稷帖》才创立书道?不对,传说中不是说法帖创世后便消失了吗?”

“法帖并未消失,而是化为两样东西。”

“哪两样东西?”

陆离一脸肃容,沉声言道:“河图、洛书……”

“难道这河图、洛书,便是《山河社稷图》与《山河社稷帖》?”

“是也不是。”陆离又是招牌性的微微一笑,说道:“河图、洛书,是创世图帖的残卷。”

“仓颉观洛书而悟创世至理,创立书道。”陆离低声说道:“而与此同时,炎帝神农氏则观河图,创立画道!”

原来如此,顾云思量良久,才略微理出头绪。他沉吟之下,猜出地想到一点,便又问道:“既然炎帝神氏创立画道,那画道也应繁盛至极,为何后来会衰落?”

“呵呵……”陆离轻笑一声,对顾云说道:“画道衰落,源自上古之时的炎黄大战。仓颉听命于黄帝,黄帝部落莫不以书道为尊。而炎帝神农氏死后,继任炎帝蚩尤氏继续精研画道。两氏族理念不同,最终爆发大战。以画道为尊的炎帝蚩尤氏败落,被黄帝部落兼并。而画道大落,最被融入书道之中,成为书道一脉。”

“上古炎黄之战,竟是因为书画之争!”顾云头一次听到这说话,心中不免震惊。他想到自己穿越前听到的传说,与这说法映证,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忙问道:“相传蚩尤手下有八十一位铜头铁额,八条胳膊,九个脚趾的勇士。难道,这些勇士都是他画出?”

“不错!”陆离说道:“蚩尤画道修为,早已突破画道三重境。他手下的八十一勇士,都是自画卷中而出,有万夫不敌之勇!蚩尤以‘山河入画’的无上画技,将两军引入画中,用画中浓雾遮拦战场。却被仓颉据洛书之理,造出指南车,破掉画境,身死国灭。”

“传说的真相竟是这样!”顾云心中惊叹一声,却仍然半信半疑,便说道:“陆师兄,你这些言论顾云闻所未闻,虽然听起来颇有道理。但我始终半信半疑,你这言论可有凭据?”

陆离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凭据。”

“既然没有凭据,连我都无法完全说服,又如何让天下习书人接受,从而宏大画道?”顾云一眼就抓住要害所在,说道:“若不能有真凭实据在手,莫说宏大画道,单是你抛出这番惊世之言,就足以被人斥为异端,必欲除之而后快!”

陆离点了点头,但仍说道:“现在虽然没有,但马上就会有了!”

“嗯?”顾云被他这说半句留半句的性格气得吐血,追问道:“什么叫马上就会有了?”

陆离猛地起身,负手站在石桌之前,出神地望向亭外天际,喃喃说道:“据我推断,河图洛书自炎黄之战后,被东海水妖获得。三个月后,东海水族绝域重开,到时宗门论书,还请顾师弟杀入前三,与我一同去东海绝域,搜寻河图洛书!”

顾云闻言,心中暗笑道:“倒的打得好算盘!只是这番言谈,就想劝我入伙?东海水族是妖族大族,深藏于海底,人族不能触及,比之陆上妖族,实力更盛三分。这一去,必是千难万险,即便成功,也是与天下书道人做对,赔本的买卖,我顾云才不做呢!”

他使出“言尽于书”的奇能,对陆离递道:“陆师兄,你就这么肯定我愿意去?”

陆离会心一笑,也向顾云递道:“因为我有一个你无法拒绝的理由……”xh2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