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垣根帝督
作者:风吹屁股凉 更新:2019-10-23

  PS:电脑显卡出问题了,花屏了。明天要拿去修……这下苦逼了,破财……还不知道要去哪码字呢……   ——————以下正文

  一方通行很干脆把手伸了过去,搭在了手盐那被这段的手臂上,这点距离想跑已经是不可能了。手盐的身体就像是被吹涨了气球一样,嘭!达到极限之后终于爆炸了,走道的地面和墙壁上喷满了血液。

  结标是唯一一个吐出来的,本来她的精神状态就不是很好,再在这么近的距离观看虐杀场面,不吐才怪。   因为「block」崩坏,事件暂时告一段落。

  流川和一方随便找了一家家庭餐厅,开始享受起生活来,独立日的假期还剩下半天,他们实在是不知道干什么才好。

  “嗯……,再来一杯圣代吧。”流川沉吟了一会,追加到,饭后甜品那是必须的。   就在这时,一方的电话响了。

  “是你啊”刚补充了肉食,心情变得不错的一方通行接通电话后,忽然十分不耐烦的回答。   “……你小子还真想死啊。”声音提高了八度   “有用的情报?”

  “!!!”一方通行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扔出几张大钞,直接向出口走去。   “喂!我的圣代还没上来呢!!”

  “死在你的甜品堆里吧!混球!”一方头也不甩的走了出去。

  已经感觉到可能是出了什么大事的流川,有点犹豫的看了看厨房的方向,还是跟了上去……

  “最后之作被人盯上了??「school」的垣根帝督,那个未元物质?”   “管他是哪个下三滥!我现在就去击碎他!”   “喂!瞬移总比走路快吧?”   一方一听止住了脚步,“那就给我快点,混蛋!”   …………

  初春饰利和最后之作坐在一家露天咖啡店里。鼓足了劲头出来找“迷路孩子”的最后之作,因为走路太多,两脚疼痛,这会儿趴在桌子上。初春则在一旁摆开架势,对店里的特色超大甜味泡芙发起了挑战。

  “「LastOrder」(最后之作)!”一阵沙哑的声音从身后那传来,最后之作的呆毛立刻像天线接收信号一样,竖直起来。   跳下凳子,撒开脚丫跑了过去。

  “你回来啦!御坂御坂向你打例行的招呼……好痛!为什么又是连续手刀攻击!?御坂御坂被压着头假装哭泣——”

  “谁让你到处乱跑的!黄泉川和芳川怎么就不看好你!!”   “可是,我只是出来找你呀!御坂御坂解释道。”   “这可不算理由!”

  好吧,先不说这边。初春这边正在审问着流川:“前辈!最近怎么都不到支部去露脸的!连柳迫学姐都比你勤快!”

  “不是吧!?初春你也太夸张了,那女人不去陪男朋要,跑来上班?打死我都不信!”

  初春的脸红了一下,她说的话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夸大成分,但现在认错不应该是自己!必须得让前辈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于是她鼓起气来,道:“比起指责别人,前辈更应该反思自己的过错!”

  (⊙o⊙),吓呆了!我的初春不可能这么霸气!看着初春那鼓得通红的脸庞,流川忽然生出一股被电到了的感觉。

  “呃……”在公共场合被后辈指责实在是有点难堪,周围开始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围了过来,毕竟是露天咖啡厅,没什么阻挡的屏障啊!   “切——”人群中忽然传来这么一声。

  流川转过头去,虽然在大街上吵闹是自己这边的不对,但当面出来拉仇恨的人还是极少的,于是他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极品。

  那里站着一个让人觉得品味恶俗的少年。右手上套着一只机械爪子。他盯着的似乎并不是自己这边,而是一方那边。   “呐!前辈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初春扯着流川的衣裳,想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瞬间,少年的全身包裹出一层茧状物。不,那是羽翼!那是天使一样的六片羽翼。正在的身后展开来。一个看不见的力量把周围的人都推开了。

  或许并不该用‘推开’这么轻的字眼,周围的人都被打飞了十几米远,群众开始尖叫着四散跑开。

  刷!羽翼的尖端忽然伸长,朝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的位置刺去。   “小心!”护着怀里的初春,流川只能出声提醒。

  “啊?”一方通行不耐烦的转过头来,这时羽翼已经快要扎到他的眼珠子了。   嘭!!!!

  玻璃被震得粉碎,少年反而被震得向后飞退,最后撞进路旁的咖啡店,引来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

  “偷袭?还真是下三滥才会做的招数啊!”一方厌恶的说道

  “把这小鬼收进你那什么去,看来会有一场大战!”说完便不用质疑的把最后之作扔了过来,就像是扔沙袋一样,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落到后半段最后之作的下降速度缓缓变慢,稳稳落到流川的手中。

  刷!流川也是很干脆的把正想出声的最后之作,还有一边的初春收了进去,现在可没有说明的时间!

  “还真是能控制所有矢量的超能力啊。”声音从仿佛被炸弹袭击过的咖啡店里传出,少年毫无损伤的走了出来。

  只是试探么?——流川这样想到,对方的样子很是从容。

  “好痛啊……,……不爽。不愧是第一位,最让人不爽。果然,不先宰了你不行啊。”

  “害怕跟我直接战斗,还要特意找点「限制条件」的小鸡仔有什么好嚣张的就从你决定对那个小鬼下手的时候,你跟我之间战斗力的差距就显而易见了。”

  “你是笨蛋吗?她只是个保险。谁会和你这样的混蛋赌对半开的胜率。太麻烦了啊。你不配啊!”

  看来这个人就是想要挟持最后之作的混蛋——垣根帝督了。

  “你死定了下三滥!就算下跪满脸鼻涕的求饶,也不能让你活过明天!”

  “说什么傻话,这边可是准备齐全啊,活不了的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