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姐姐是变身女
作者:仲夏的花瓣雨 更新:2019-10-23

神仙姐姐当年在天山的时候只有11岁,小小年纪就出落的绝丽脱俗,在那个时候开始大师兄无崖子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暧昧,只因师傅在世才没有对她伸出邪恶的魔爪。数年后,神仙姐姐长成16岁亭亭玉立地少女,雪岭之姝,美胜天仙。因为她是变身女,越来越受不了大师兄越来越频繁的调戏和言语轻薄,所以她决定偷偷溜出师门,走下万年雪山,从此踏入江湖。 那年是北宋嘉佑年间,繁华的汴京成歌舞升华,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落地于此,第一站是清明河上的烟花之地,因为她的灵魂是男人,她想泡美女。

16岁的她一身白衣,相貌温婉羞怯;

初入烟花之地,红烛的余光把她辉映地犹如牡丹般娇艳,她快乐极了,因为她的前世也是个小少年,好奇是她这个年龄的天性,尤其她的前世还是一个喜欢阅读古籍,喜欢天马行空幻想的文艺范,繁华的北宋是她一直向往的伊甸园,这次不趁此际遇好好耍闹一番岂不是白来?

众人惊于她风华绝代之姿,没有人敢上前去轻薄她,那些流连风月场所,喜欢温软在怀的公子们也都忘却了过去搭讪的想法,屋堂之内所有人都在惊叹,此等仙子,不可亵渎之。因为此时是北宋仁宗赵祯在位,嘉佑年间北宋百姓富足知礼,理学兴盛,贵族公子和普通百姓们都懂的拘礼守节,虽然神仙姐姐一副天真好奇的摸样,但也没有人故意为难过她,青楼老鸨见她气质和容貌不俗,只当她是某家偷跑出来爱玩的官宦女儿家,自是一副谄媚讨好之色,她就这样被请到屋堂中央的位置坐下,胭脂粉浓的老鸨问她,姑娘,你来着作甚?神仙姐姐轻声显得拘谨地答道,有饭吃吗??

哈……众人摔倒一片,这时一个大约13,4岁的骚年突然跑过去想摸摸她是人还是仙,结果被回身反手抓住头发,骚年头皮一痛,哎呀吗呀叫了出来……

骚年人心性火气盛,开始咒骂神仙姐姐,你这臭婆娘,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是这般可恶,快放了老子,不然叫人把你给打成肿皮猪下油锅。

此少年,乃汴京观文殿大学士之子,平时好玩闹,喜欢在自家院内虐待花花草草啊小鸡小鸭神马的,有时还会故意偷人家小丫鬟的肚兜鞋袜,让小姑娘害臊情急一番,这日他瞒过老子偷偷溜出门去,途经南城繁华烟花之地,见某一市楼内堆积众人朝内观望,后面的人群个个都垫脚压前面人的身肩,好像屋内有黄金万两任君挪取一样,骚年按捺不住,依仗着小小身子前挤右挪地钻了进去……从人堆中钻出来后,前面的光景在这骚年间荡开了花,哇,美女耶……眼珠都快撸直的瞪出来了……听周围杂闹的讨论声,都在隐约说出了一个词汇,仙女下凡……骚年人终于壮起了胆,想学大人鼓捣一番自创的摸女十八式,美女,我来了,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就冲了过去想趁神仙姐姐不用餐不备之时一亲方泽。

结果偷鸡不成反被秒杀骚年人心性火气盛,开始咒骂神仙姐姐,你这臭婆娘,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是这般可恶,快放了老子,不然叫人把你给打成肿皮猪下油锅。

最后神仙姐姐为了解决吃饭难的问题,和骚年郎达成了一项君子协议,你包我三餐,我教你武功。然后两人勾勾手指,谁反悔谁就是猪,男的没有小JJ,女的做一辈子老处女。哼哼,神仙姐姐暗爽,老子又不是女的,就算反悔也不算诅咒自己,可是木有小JJ??反正我也没有小JJ了……然后神仙姐姐在汴京城外一个人烟稀少的清静之地开始了两个人间的君子协议。两人都贪玩孩童心性,这日子也算处的其乐融融。。。神仙姐姐对武功可没兴趣,所以违背了逍遥派武功不外传的门规,亲身把逍遥派绝世神功全部授予了这个骚年。

这就是金庸笔下第一高手扫地僧和他妻子的纯真的骚年岁月。。

这一处已经是四年之后,神仙姐姐依然如昨,而当年那个少年郎已出落地清雅俊秀,长身玉立,因为修习逍遥派道藏功法的缘故,火性已然大减,再不是当年那个调皮好动的孩童,对神仙姐姐也是相敬如宾,待之为授业恩师,两人间虽然没有美好的懵动情怀,但也是情若姐弟。

一日,骚年突然对神仙姐姐说,你看我武功学的也差不多了,我想去外面走走,闯荡闯荡,姐姐,听说外面的光景好生热闹,你觉得如何?神仙姐姐当然不愿失去这张长期饭票,就故意嗔怒道,想跑,就先过了我这关先,把我打赢了,你就出师,连我都打不赢,哼哼,看外面的豺狼之辈不把你给吃了。

骚年听后心里一紧,你妹,这不是为难我吗,然后答道,除了动手,还有其他法子来比较一番吗??神仙姐姐知道他鬼灵精怪,聪明的紧,才不愿意和他玩其它门道,就胁迫道,不敢了是不,有种挥剑啊,看你有几根斤两敢走出你家大院!骚年才不愿意和她动手,就故意拭剑一横,哈哈,俺来也,姐姐给我喂招,我焉有不从之理,没有想到神仙姐姐竟然玩真的,暗袖盈香,一缕白纱扫着卷卷落叶袭来,然后月色下,两人开始第一次真正的武斗,逍遥派无上神功内战。

两人刀光剑影,好一番缠斗,四年来骚年已将神仙姐姐授予的逍遥派心法融会贯通,功力自然不能小觑,泛点的星空下,北冥神功、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你拆我解,空寂的林间好似一对神仙眷侣在翩翩起舞,只见一团白影薄纱攸然起落,和一团灰色身影的长剑都在急剧旋转,两团影子倏分倏合,发出密如联珠般的拍拍之声。骚年郎怎敢全力对付自己的授业恩师,每次都是愈发力又急避闪躲,每一剑都不敢全力挥刺出去,神仙姐姐可没有那么予之,就在骚年长剑抖动荡开之际,白袖一卷,八荒六合神掌拍下骚年闪避不及地的剑身,砰当一生脆响,长剑断为数截。

骚年立即回身急退,神仙姐姐哪肯放过这个破绽,再次纵身施展折梅手中的高深擒拿手招式,运起内劲右手往骚年手臂一扣,骚年手臂被制,不敢轻易动弹,神仙姐姐左手食指刺向他的胸部要穴,骚年赶紧转身回避,可是……你妹,右手被制,转身岂不是中了对方的道,然后四年前的光景重演,骚年又是一次被反身相扣,只是这次抓的不是头发……啊……我输了……姐姐,你赢了,妈呀,还和当年一样这么狠,骨头快断了,姑奶奶,饶了小子吧……神仙姐姐这时玉容上的小嘴一撇,眼若流光,神色自若问道,服了没?不服再打?!

骚年扫地僧终于屈服在神仙姐姐的魔掌之下,不打了不打了,以后我听你的就是了,骚年心有不甘,面有不忿之色说道。

神仙姐姐听后暗喜,长期饭票保住了,以后好酒好肉的又能享受多几番光景,小弟怪就怪在你家有钱,你家送来的酒菜我欢喜的很呢,然后开声答道,以后不准再妄自尊大,得和姐姐多练些日子才能出门,姐姐可舍不得你这么快离去,你看你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哦,对了,下有弟弟妹妹的,对了,你家有弟弟妹妹吗?好像没有听说过……

骚年懒地理她,急忙说道,快松手吧,我胳膊疼,你想把我骨头拆了是不?神仙姐姐听后两手一推,骚年吃了屎朝天趴在地上,手中还握着断剑之柄,有气无力地继续说道,姐姐,我再不走就要娶媳妇了,老头子现在整天逼我明媒正娶XX家姑娘,你说我怎能不逃,说着就站了起来,顺手拍了拍身下灰尘。。

啊?神仙姐姐听后吃了一惊,你怎的以前就没有对我提起过?

骚年回道,你也没有问过啊,我怎好意思想你提起这种媒妁之事,再说我看你也没着急着找个人家嫁出去,一个姑娘家整天抡枪抹剑的,你就不怕以后夫家笑话你吗??

我呸!!神仙姐姐怒道,我堂堂一个大……大姑娘……怎生好意思轻言这等不害臊之事,我又不是没人要,再说你有媳妇了,就要把我丢下了吗?你可知我来到这里没甚么朋友,你以后被媳妇管的紧,我又如何见你一眼。。

骚年听了这话可没多想,两人间经过数年的接触,虽然神仙姐姐美如天仙,可是汴京城内闭月羞花的美女也不是没有,所以早就对她褪去了初识的之时的惊艳之感。再加上平日,神仙姐姐待他甚严,骚年在她多年的积威之下早把她看作发小好友一般,只得问道,那如何是好?你又不肯放我离去,那我就只好乖乖的遵循父命娶XXX家妹子为妻了。。

神仙姐姐,突然眼光一闪问道,你家老头子不是当大官的吗?你娶媳妇的时候能否帮我也找一个美丽的姑娘陪我?以后如果她嫁予我,我定不会亏待于她。刚说罢,只听一声扑倒的声音,骚年扫地僧这一惊颤只觉大脑嗡嗡作响,月色下,微风佛如凝脂,轻轻漫起周边的枯叶,树林剪影密密麻麻地摇曳,倒映着再次屎朝地骚年的身子,此刻骚年剑眉紧戚,嘴角一颤一颤的抽动,显然所受的惊吓不小。一旁间,一位秀美绝俗的少女在轻若薄纱似的温软光辉照映下巧笑倩兮,颦嗔犹若惊鸿之羽,淡淡然然……

某一日,骚年郎终究无法忤逆老头子的意思,与京城内某家官宦之女定了亲,然后双方长者都订好了大婚的日期,因为两家都是独生子女,而且两个家族在汴京也有一定的名望,所以这次定亲仪式十分隆重,骚年家老头是个喜好面子之人,虽然儿子不争气,但老子可不能丢了脸,这个唯一的儿子要定亲了,当然要好好热闹一番,教那些贩夫走卒,市井鱼杂开开眼界,怎么说俺也是一名官嘛,虽然位高不过王侯,但比下也是绰绰有余。。因为北宋礼教大防深严,虽然那位名家之女是骚年未过门的妻子,但骚年扫地僧依然无法目睹到其真容。其时骚年的年龄已是十八岁,行将弱冠之年,虽然不喜玩闹了,但好奇心总还是有的,翌日,他突然跑到神仙姐姐面前问她,昨日我与和那家姑娘定亲,择日大婚哦,羡慕我吗??可惜我却未见过她真容,如果生的歪瓜裂枣的怎么办呢,想我长的这么般俊的有为青年娶她为妻岂不是可惜了,那叫一根嫩草插在狗屎上,姐姐,你懂吗?神仙姐姐见她嘴贫,但观他的脸色却隐隐有忧虑之色,转念一想就有点支支吾吾地说道,那我与你一起前去她家大院瞧瞧如何?如果长的好看,看在我教你武功的份上,能把她送给我玩几天吗?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扯了很久,只见天色渐晚,神仙姐姐突然打住骚年的继续胡闹,说,我们这就去吧,不过那内廷大院守卫深严,要想个法子偷偷爬进去,而且人家住在那间房我们也不清楚啊!

最后两人冥思苦想,见月色已经捎上枝头,骚年干脆把心一横,想这么多干甚,虽然我们武功不济,但爬个墙翻几间房顶还是做的到。其时两人并未清楚自己的武功之境,其实就算是当世绝顶高手都未必胜的了他们,两人身负绝世武学,却只用作街头斗殴,偷鸡摸狗,欺负小动物啊这些不正经的勾当,如果已逝的逍遥派掌门逍遥子看到他的爱徒与一少年如此胡闹,想必都会从石棺中跳了出来,然后再被气死一次……!

趁着黑夜的掩饰,两个好奇心爆顶的骚年从小院一座后山里翻越进去,那后山是这位官家修葺的休闲桃园,自然也没有什么卫士巡查,只留着几个仆役在此间打扫。。两人施展轻功不一会已跃过重重楼阁,悄无声息地潜进内院,这内院的规格也甚是高档,自是主家人起居之室。突地见一庭院内烛光安逸于外,在淡淡的火光下一窈窕的身影折叠在纱纸之上,两人心中一喜,不自觉都侧过头来相视一笑,嘿嘿,美女,我们来了!!!

可是问题来了,此时闺房紧闭,怎么进去??最后两人想出了一件无节操的办法:拆人家瓦盖,从房顶上看进去。N久后,外盖终于被打开一个小洞,显然期间未惊动屋内之人,这时两张俏脸紧紧贴着彼此都想在这有限的空间里把目光伸进去……忽地,两人嘴角处都流下了唾液,哇,好美耶!!

见此情景,神仙姐姐不甘心了,像被打翻了五味醋,心里又酸又辣,然后阴沉沉地小声对身旁骚年说道,我们再比武一次,我赢了她归我,怎么的??骚年听后在心里果断竖起了中指,我才不干,暗道,好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然后眼都懒得抬一下答道,不来!神仙姐姐见他回答的语气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心里非常不爽,然后心里心生一念头,忽的趁他不备,一脚踹了他下房顶。

这一踹的脚法暗合小无相心法的精妙之处,骚年虽有警觉但依然无法闪避,然后只见啊地一声,身子圆滚滚地从屋顶摔到地下。屋内见外面有异动,两人忽的起身,旁侧的丫鬟也都跑出去见是神马人如此大胆,在深夜竟敢闯到小姐闺房外,这时主仆二人都以为是自家的哪个杂役做的好事,然后把门打开,丫鬟双手护住小姐,小脸首先抬出门外鼓溜溜地探视着,骚年扫地僧落地后忽的发现门内的佳人即将欲出,果断纵身翻到长廊侧栏之下,毕竟是骚年郎,虽然身负高深武功也是被吓的额冒冷汗,心里不断在念叨,被发现了如何是好,想这深夜闯入女儿闺房,被护卫抓到了岂不是要被当做淫贼打死,骚年想到此处,大吐苦水神仙姐姐地阴人计俩,可是神仙姐姐在他心中俨如仙子般的存在,虽然平日也会与她戏耍胡闹,但终究内心极是敬重,所以即使觉得自己身陷险境也不敢咒骂她。神仙姐姐见他用巧妙的手法躲过,继续落井下石火上加油,偷偷潜下屋顶,忽的从长廊另一端假装急冲冲地跑过来,大喊,有贼啊,说着还不忘手指指向屁股身子缩卷的骚年扫地僧。丫鬟听到惊呼后首先叫了起来,可是那位小姐显然未受此惊吓,从容地眼望起声大喊的是何人,只见远处一名女子,不,那是仙女下凡吗?怎生的如此好看?白衣胜雪,虽然那白色衣裳在隐悠的月色下显得破旧不堪。。但依然无碍她那张绝世无双的容颜。

可是一会后那位小姐就从失神中醒过来,暗叫不好,这等倾国之色怎会是自家丫鬟,而且前所未见,肯定必有意外!

然后整个大院内开始杂响,护卫们个个急冲冲赶过来,檐下骚年再也按耐不住,脚跟运起一百分力气,如光电之雷势一般串将出去,众人见一身影如此之快,轻功之了得天下少见。骚年人哪敢管这么多,尿都快被吓出来,连神仙姐姐都不顾了,拼命跑啊,跑啊,心里紧张如果被抓到,不是被乱刀砍死,就是被自己家中的老头子给抽死……哇……逃命啊!逍遥派轻松独步无双,骚年一紧张使将出来真是震撼众人,汴梁一隅之地,一名青衣老者看着这个黑影瞬间划过迷茫茫的夜色,不自禁感叹,这天下能人真是让吾辈汗颜。

而那位起声大嚷的绝色女子在慢慢半合上双眼,眼珠流光婉转,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其实那位女子心里在想,谁叫你找的老婆这般好看,以后我的老婆没有你的好看岂不是要将我比下去,徒弟的老婆比师父的漂亮,这脸叫我往哪搁呢?!

这个庭院内此时热闹非凡,待众人冷将下来后,只见那位女子已然俏生生的站在那,首先一位头领的人物震住心魂叫道,你是何人???神仙姐姐此时尚在得意中,忽的被一粗犷的男生叫唤,从思绪中出来,答道,我乃贵府一丫鬟,夜间显得闲来无事路过小姐居室,见有异动就跑了过来探一究竟。众人见他绝色芳容下,穿着一件破旧不堪的白衣,心里都大概想到一处上了,想必哪个落难的官宦少女被发配此地,众人间某处也轻轻地响起了叹息声。

可是只有那位气质非凡,容貌甚是艳丽的小姐一直泰然处之地看着这一切··然后把眼睛久久地定格在那个自称丫鬟的少女身上。。

就这样我们的第二个女主角出场了……

然后一段百合和嫁人的惊世之恋开始……

中间省略脑补过程……

六十年后某一日,四位当世绝顶高手突然闯入少林寺藏金阁,双方大战即开,忽见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拿着一把扫帚,正在弓身扫地。这僧人年纪不少,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哦米拖佛……佛门之地不可妄动干戈,请施主们放下孽障,化戈止武。。。。

当四人中有一不听劝解的番僧,竟然妄自使用逍遥派绝学小无相功催动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少林扫地僧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眼角流下一丝翔,爱人已去,我留在此处只为诵经念佛,让你在下面的世界过的好生快乐,想必你这辈子也没有欢快过多少时日……只是想到你曾用过的武功如今变成了某些歹人的杀人功法,只觉好生心疼。然后默默无闻四十多年的他走了出来,当世三大高手全部被他一招带走,唯一没有动手是那位英雄豪杰的北萧峰。化解这场血海干戈之后,老僧心中又是一阵宽慰,暗道,我用你当年教我的武功,行善积德,只望佛主保佑能听到我诉求,让你永远永远地美丽下去,即使到了下面……

无量洞中的那座石像她永远地看着远处之外,三年前曾经有一名段誉的世子曾因机缘巧遇其地,只因心善,懂的了神仙姐姐设下的机关,然后学到了能保一世平安的凌波微步。